2020年十大消费大都市: 三城社消总额超万亿,重庆赶超广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2020年十大消费城市:三市社会消费总额突破万亿,重庆超越广深

作者:林

【苏州社会总消费达到7702亿元,排名第七。值得注意的是,十大消费城市中只有苏州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。]

在构建双循环格局的过程中,消费对各地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日益突出。

《第一财经记者》梳理统计了2020年全国各大城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,发现2020年排名前十的城市分别是上海、北京、重庆、广州、深圳、成都、苏州、南京、武汉、杭州。其中,上海、北京、重庆均超过万亿元大关,广州处于9000亿元梯队,深圳、成都处于8000亿元梯队,排名第十的杭州也达到5973亿元。

需要注意的是,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后,各地消费基数发生了很大变化。其中,重庆和深圳有了很大的提升。在新基数的基础上,加上疫情的影响,2020年十大消费城市排名发生了很多变化。

这三个城市超过一万亿元

数据显示,2020年,上海、北京、重庆三个城市的社会总消费将超过万亿元大关。这三个城市的常住人口已经超过2000万,人口多,消费高。

根据上海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,2020年上海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达到15932.5亿元,比上年增长0.5%。行业方面,2020年批发零售行业零售额达到14754.23亿元,比上年增长2.6%;住宿餐饮业零售额1178.28亿元,下降19.6%。

根据“十四五”规划确立的上海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建设目标,上海将沿黄浦江东西贯通,南北合作,围绕南京路(南京东路、南京西路)、淮海中路-新天地、豫园、小陆家嘴、徐家汇、北外滩“两街四圈”,围绕城市中心活力区,打造世界级消费“黄金带”,使其成为领先的国际、国内精品

在今年“本地过年”的倡议下,春节期间留在上海的人数大幅增加,高人气使得上海春节市场消费旺盛。春节期间(2月11-17日,去年1月24-30日),上海390家重点零售样本企业销售额达到76.1亿元,同比增长1.2倍。

2020年,北京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3716.4亿元,下降8.9%,降幅缩小4.2个百分点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,商品零售总额12844.7亿元,下降7.1%,降幅收窄3.7个百分点;餐饮收入871.7亿元,下降29.9%,降幅收窄7.8个百分点。

重庆是中西部地区唯一的直辖市,社会总消费11787.2亿元,遥遥领先广东和深圳,位居全国城市第三。同时,重庆1.3%的社会消费增长率位居十大消费城市之首。

广东省经济改革研究会常务理事鹏鹏分析《第一财经》说,重庆人口3000多万,经济发展强劲。目前重庆正处于快速城市化进程中,周边人口大量集中在主城区,年增量大,势头强劲。在当地城市化进程中,这个群体带来了巨大的购买力。

当然,就人均消费而言,重庆与广深等沿海发达城市还有很大差距。

2020年,广州和深圳将分别以9218亿元和8664亿元排名第四和第五。作为“千年商业之都”,广州拥有全国最好的专业批发市场。据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,广州共有713个专业市场,商户超过80万。这些批发市场相互连接

苏州社会总消费达到7702亿元,排名第七。值得注意的是,十大消费城市包括三个直辖市和六个副省级城市,只有苏州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。事实上,苏州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次于四个一线城市,位居全国第五。在购买力强劲的基础上,苏州的消费升级正在加速。

据苏州市统计局统计,2020年苏州升级商品消费将快速增长。规模以上批发零售企业中,化妆品、摄影器材、智能家电及视听设备、计算机及其配套产品、新能源汽车零售分别比上年增长26.8%、51.1%、68.3%、14.6%和105.3%。

长三角的两个副省级城市南京和杭州也位列前十,其中南京以7203亿元排名第八。南京总消费高的一个主要背景是,近年来,通过加快轨道交通和南京都市圈的建设,南京已经过关

济腹地很大,经济首位度也在提升。

2月8日,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关于同意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的复函,原则同意《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》,要求以健全同城化发展机制为突破口,着力推动基础设施一体高效、创新体系协同共建、产业专业化分工协作、公共服务共建共享、生态环境共保共治、城乡融合发展,把南京都市圈建设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现代化都市圈。南京都市圈也成为全国首个由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的都市圈规划。

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第一财经分析,交通发达后,人流、物流、信息流和资金流就畅通了。南京通过加快轨道交通建设,加快都市圈发展,有利于拓展经济腹地,也有利于南京社会消费的增长。

牛凤瑞说,现在很多农村地区、中小城市的人是在大城市消费的,这样一来,大城市的消费中心地位就凸显出来了。很多商品的服务供应,就依赖于大城市,因为中小城市没有规模化的需求,在提供服务上就不是特别合算。也因此,以大城市为依托,吸引周边的中小城市、农村人口进入城市消费,是客观规律。

牛凤瑞分析,城市不仅是工业制造业中心,也是消费中心,特别是高端消费,需要有一个基本的门槛,如果消费需求太少,就无法形成规模化供给,效率就会降低。

在此情况下,近年来,各大中心城市也在积极打造国际消费中心,比如上海、北京等城市已纷纷发力。

其中,早在2018年4月,上海就发布了《全力打响“上海购物”品牌加快国际消费城市建设三年行动计划(2018-2020年)》,提出要通过实施首轮三年行动计划,开好局,起好步;未来通过滚动实施若干个三年行动计划,持续发力,久久为功,不断提升消费贡献度、消费创新度、品牌集聚度、时尚引领度、消费满意度,最终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消费城市。

根据杭州市今年1月发布的《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三年行动计划(2021-2023年)》,杭州市锚定发展新坐标,立志建设成为立足国内、面向亚洲、辐射全球的国际消费中心城市。

山东日前也提出,要支持济南、青岛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,打造北方消费中心和重要国际消费目的地。